统军大将战死,曼丁尼亚战役

2019-11-28 18:23 来源:未知

由于和底比斯人的积怨已久,阿格西劳斯没有任何的犹豫,再向监察官提出申请,并得到同意后,立刻进行了献祭。此次献祭结果是吉兆,于是,阿格西劳斯便立刻率兵出征泰格亚。来到泰格亚之后,他立即命令专门负责召集同盟者的官员前往各国号召他们来帮助作战。但是,还没有等到他从泰格亚出征,底比斯人就派使者来送信告诉阿格西劳斯,他们同意各城邦独立。于是,斯巴达人班师回朝,底比斯人在斯巴达大军压境的威胁之下,被迫接受了此次条约,允许波奥提亚的诸城邦获得独立。

图片 1

公元前338年,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在喀罗尼亚战役中击败了以底比斯为首的希腊同盟,亚历山大大帝此战开了无双 大破底比斯方阵,底比斯圣队全军覆没,从此希腊诸城邦成为了马其顿的附庸,雅典 斯巴达,底比斯的传说也到此为止。

这道敕令被人们称为“大王和平敕令”,按字面意思可以译为“大王和约”或“安塔基达斯和约”。自伯罗奔尼撒战争最后数年直到4世纪初的这段时间里,波斯基本上主导了希腊诸城邦的战和关系,“大王和平敕令”就是一个标志性的文件。

底比斯在联合了波奥提亚诸邦之后在内部也进行了军事改革,底比斯杰出的将军伊帕密浓达主持了军事改革,而这项改革最主要的一个成果就是赫赫有名的底比斯圣队,由150对同性情侣共计三百人组成的重装步兵,这也是世界史上第一支同性恋部队。

图片 2

刘震《斯巴达国王阿格西劳斯二世军事行动研究》

图片 3

图片 4

这一系列的举动明显威胁到了斯巴达的霸权统治,斯巴达人虽然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战胜了雅典,但是对雅典的忌惮依旧存在,此时大权在握的斯巴达人是无法容忍霸权从他们手中流逝的。这样一来,与波斯缔结和平契约就成为了斯巴达此时的首要目标。

斯巴达连通宿敌一事在整个希腊世界导致极大的愤怒,反对最大的就是底比斯和雅典这两个除了斯巴达之外最大的城邦,公元前378年 雅典和底比斯结盟,创建了雅典第二同盟,斯巴达被孤立。

底比斯位于希腊阿提卡半岛的西部,是连通北希腊和阿提卡的要道,也是波奥提亚诸邦的领头。

集会之后,各国使者立即回国去向各邦的最高权力机关进行汇报和等待指示。所有的城邦都要进行宣誓,要坚定不移地遵守条约的内容,但是,底比斯人却提出要求让他们以波奥提亚人的名义来进行宣誓。阿格西劳斯毅然拒绝了斯巴达人的请求,并警告他们必须按照条约的内容宣誓,每一个城邦必须保持独立。可底比斯的使者却说,这些指令不是下达给他们的。阿格西劳斯的回应则是:“去问问你的人民吧!将此事告诉他们,如果他们都不答应宣誓的事情,那他们则将被排除在条约之外。”于是,底比斯的使者启程回国了。

底比斯此战虽然大胜 却损失了他们最伟大的统帅伊帕密浓达 伊帕密浓达是底比斯唯一能维持霸权的人物 他的死标志着底比斯霸权的结束,而斯巴达此战也元气大伤,阿格西劳斯次年在远征途中病逝,雅典也慢慢的衰落 可以说此战虽然底比斯大胜 但是实际却是两败俱伤,而此战成全了北方一个蛮夷小邦马其顿的野心。

而雅典帝国覆灭之后在杰出的海军主帅科农和陆军主帅克拉叙布鲁斯的率领下重新崛起,开始重新威胁斯巴达的霸权,为了维持霸权,斯巴达内通了一百年前的宿敌波斯帝国,波斯帝国的大流士二世成功干涉希腊内政,逼迫雅典斯巴达底比斯三方签订了大王和约,出卖了小亚细亚的希腊人的独立 换回了斯巴达对希腊的重新支配

二、而此时的波斯帝国也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使其改变了最初针对斯巴达的策略

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之后,雅典的霸权被毁灭,斯巴达成为古希腊的霸主,然而斯巴达一家独大,而同样参加了伯罗奔尼撒同盟的科林斯,底比斯等城邦...

斯巴达连通宿敌一事在整个希腊世界导致极大的愤怒,反对最大的就是底比斯和雅典这两个除了斯巴达之外最大的城邦,公元前378年 雅典和底比斯结盟,创建了雅典第二同盟,斯巴达被孤立。

最后,雅典逐渐表现出重新恢复霸权的趋势,这令斯巴达人感到了恐慌。自从雅典向斯巴达宣战时起,雅典就开始着手于战略防御的重建工作,在科林斯战争中,雅典大将科农掌握了波斯人的腓尼基舰队,在斯巴达海军失利后,科农威逼利诱爱琴海诸岛再次归顺雅典,并且在法尔那巴佐斯的资助下,科农还组织重修了雅典的城墙,使得雅典的势力在逐渐恢复。

公元前338年,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在喀罗尼亚战役中击败了以底比斯为首的希腊同盟,亚历山大大帝此战开了无双 大破底比斯方阵,底比斯圣队全军覆没,从此希腊诸城邦成为了马其顿的附庸,雅典 斯巴达,底比斯的传说也到此为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公元前386年,波斯总督提里巴佐斯向那些反对战争,渴望和平的希腊诸城邦发出命令,要求他们前来参加集会。当希腊诸城邦的使者集合之后,提里巴佐斯向他们宣读了波斯国王的敕令:“国王阿塔薛西斯认为,亚细亚所有诸邦均应归属于我,克拉左门奈和塞浦路斯二岛也亦应归属于我;而其他希腊诸邦,除列母诺斯、音布罗斯和斯基洛斯外,不论大小均须保持独立;这三个地方与往昔一样,依旧归属于雅典人;但是,倘若你们双方之中的任何一方有不遵从此敕令者,我,阿塔薛西斯,将与那些遵从此令的城邦一道,用舰船,用金钱,从陆上,从海上,向其开战。”

而雅典帝国覆灭之后在杰出的海军主帅科农和陆军主帅克拉叙布鲁斯的率领下重新崛起,开始重新威胁斯巴达的霸权,为了维持霸权,斯巴达内通了一百年前的宿敌波斯帝国,波斯帝国的大流士二世成功干涉希腊内政,逼迫雅典斯巴达底比斯三方签订了大王和约,出卖了小亚细亚的希腊人的独立 换回了斯巴达对希腊的重新支配

留克特拉战役后底比斯崛起 而中立的雅典见势不妙 决定和老对手斯巴达合作,公元前369年,雅典和斯巴达正式摒弃前嫌,成立同盟,目标一致对抗底比斯,而底比斯则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大步前进 解放了美塞尼亚人,还在斯巴达北部不远的地方扶持了一个重要城邦曼丁尼亚,作为插入斯巴达人的楔子,而曼丁尼亚不久就不想受到底比斯的控制,准备和斯巴达结盟,于是为了防止曼丁尼亚人倒向斯巴达,伊帕密浓达再次率军远征伯罗奔尼撒。

蒋保《试论波斯对伯罗奔尼撒战争的介入》

公元前362年夏,底比斯方阵和斯巴达雅典联军在曼丁尼亚城外相遇,底比斯主帅依旧是常胜将军伊帕密浓达,斯巴达主帅是老国王阿格西劳斯二世,伊帕密浓达依旧采用了他在留克特拉战役中使用的斜线阵 左翼是他率领的阵型厚密的底比斯重装步兵,还是让圣队突前,而且为了放在雅典军队进攻没有保护的侧翼,他还派了一支骑步兵分队去紧跟雅典军队,而斯巴达同盟再一次被圣队的不畏死吓到,右翼大溃,然而伊帕密浓达在追击右翼军队的时候却被斯巴达逃兵的一支长矛击中,殒命沙场,不过底比斯军队依然获得完胜,不过由于主帅战死,还是和斯巴达讲和,同意放弃曼丁尼亚。

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之后,雅典的霸权被毁灭,斯巴达成为古希腊的霸主,然而斯巴达一家独大,而同样参加了伯罗奔尼撒同盟的科林斯,底比斯等城邦却没能获得一杯羹,导致了这些强邦的不满 尤其是底比斯,还曾经被斯巴达掀翻了民主政体,所以底比斯对斯巴达的恨意逐渐形成。

图片 5

留克特拉战役后底比斯崛起 而中立的雅典见势不妙 决定和老对手斯巴达合作,公元前369年,雅典和斯巴达正式摒弃前嫌,成立同盟,目标一致对抗底比斯,而底比斯则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大步前进 解放了美塞尼亚人,还在斯巴达北部不远的地方扶持了一个重要城邦曼丁尼亚,作为插入斯巴达人的楔子,而曼丁尼亚不久就不想受到底比斯的控制,准备和斯巴达结盟,于是为了防止曼丁尼亚人倒向斯巴达,伊帕密浓达再次率军远征伯罗奔尼撒。

底比斯出于对斯巴达的恨意,开始率军反击斯巴达,伊帕密浓达屡次率军入侵伯罗奔尼撒地区,还在伯罗奔尼撒半岛扶持了反对斯巴达的阿卡迪亚同盟,虽然公元前371年在隔岸观火的雅典斡旋下底比斯和斯巴达签订了卡利阿斯和约,但是斯巴达没过多久就撕毁和约进军底比斯,公元前371年7月,斯巴达大军在波奥提亚的小村庄留克特拉和底比斯方阵相遇,底比斯统帅伊帕密浓达采用了不走寻常路的斜形方阵,将全军的主力部署在左翼并向前突出,而让底比斯圣队突前,斯巴达方阵右翼溃败,领军元帅克利奥姆布罗图斯没能抵御底比斯圣队的冲击战死,斯巴达大溃败,这是斯巴达历史上第二次国王战死于沙场的战役,此战也结束了斯巴达的霸权,宣告了底比斯的霸权。

但是,只要仔细来看大王和约的内容就可以知道,它的性质与其说是“和约”,还不如说只是波斯国王对希腊诸城邦发出的一道敕令,因为内容里所涉及“双方”,指的并不是希腊与波斯双方,而是希腊大陆内交战的“双方”。

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之后,雅典的霸权被毁灭,斯巴达成为古希腊的霸主,然而斯巴达一家独大,而同样参加了伯罗奔尼撒同盟的科林斯,底比斯等城邦却没能获得一杯羹,导致了这些强邦的不满 尤其是底比斯,还曾经被斯巴达掀翻了民主政体,所以底比斯对斯巴达的恨意逐渐形成。

图片 6

其次,科林斯战争陷入僵局,而斯巴达在这场战争中的形势逐渐处于劣势。战争的旷日持久导致斯巴达联盟内部城邦逐渐疲于作战,而反斯巴达联盟一方的城邦由于得到了法尔那巴佐斯的支持,尽管同样对战争产生厌恶,但却一直在积极扩充实力,相比之下,斯巴达联盟一方的弱势逐渐暴露了出来。

图片 7

公元前362年夏,底比斯方阵和斯巴达雅典联军在曼丁尼亚城外相遇,底比斯主帅依旧是常胜将军伊帕密浓达,斯巴达主帅是老国王阿格西劳斯二世,伊帕密浓达依旧采用了他在留克特拉战役中使用的斜线阵 左翼是他率领的阵型厚密的底比斯重装步兵,还是让圣队突前,而且为了放在雅典军队进攻没有保护的侧翼,他还派了一支骑步兵分队去紧跟雅典军队,而斯巴达同盟再一次被圣队的不畏死吓到,右翼大溃,然而伊帕密浓达在追击右翼军队的时候却被斯巴达逃兵的一支长矛击中,殒命沙场,不过底比斯军队依然获得完胜,不过由于主帅战死,还是和斯巴达讲和,同意放弃曼丁尼亚。

图片 8

随着底比斯的崛起,斯巴达渐渐坐不住了,斯巴达国王阿格西劳斯开始入侵波奥提亚地区,然而却被底比斯防御朱,而雅典水师则在纳克索斯战役中击败斯巴达,结束了斯巴达的海上霸权,内忧外患之下,斯巴达只能和昔日的最大宿敌雅典讲和,专心对付底比斯,而雅典出于对底比斯的嫉妒,也同意了斯巴达的要求,公元前374年 雅典和斯巴达缔结和平条约,希腊的舞台留给了底比斯和斯巴达。

随着底比斯的崛起,斯巴达渐渐坐不住了,斯巴达国王阿格西劳斯开始入侵波奥提亚地区,然而却被底比斯防御朱,而雅典水师则在纳克索斯战役中击败斯巴达,结束了斯巴达的海上霸权,内忧外患之下,斯巴达只能和昔日的最大宿敌雅典讲和,专心对付底比斯,而雅典出于对底比斯的嫉妒,也同意了斯巴达的要求,公元前374年 雅典和斯巴达缔结和平条约,希腊的舞台留给了底比斯和斯巴达。

首先,还是斯巴达国内对战争支出的难以维系。克尼多斯战役的失利致使斯巴达在爱琴海的控制权丧失,随其一同失去的则还有来自于该地区的每年1000多塔兰特的贡金。控制权的丧失导致贡币的丧失,贡币的失去则导致了斯巴达国内经济的恶化,斯巴达国内经济的恶化则无法维持外部战争的损耗。

底比斯位于希腊阿提卡半岛的西部,是连通北希腊和阿提卡的要道,也是波奥提亚诸邦的领头。

底比斯在联合了波奥提亚诸邦之后在内部也进行了军事改革,底比斯杰出的将军伊帕密浓达主持了军事改革,而这项改革最主要的一个成果就是赫赫有名的底比斯圣队,由150对同性情侣共计三百人组成的重装步兵,这也是世界史上第一支同性恋部队。

斯巴达以守护和约为借口,成功解散了像比奥提亚同盟这样的联盟,因为这些联盟的存在是对和约中城邦自治原则的公然违背。因此,可以说此和约是斯巴达人牺牲了所有希腊城邦的利益,和波斯进行利益交换,借波斯之力对希腊诸城邦进行威胁恫吓和狐假虎威,已达到维持和巩固其自身霸权的目的。这则“和约”对希腊诸城邦的关系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底比斯出于对斯巴达的恨意,开始率军反击斯巴达,伊帕密浓达屡次率军入侵伯罗奔尼撒地区,还在伯罗奔尼撒半岛扶持了反对斯巴达的阿卡迪亚同盟,虽然公元前371年在隔岸观火的雅典斡旋下底比斯和斯巴达签订了卡利阿斯和约,但是斯巴达没过多久就撕毁和约进军底比斯,公元前371年7月,斯巴达大军在波奥提亚的小村庄留克特拉和底比斯方阵相遇,底比斯统帅伊帕密浓达采用了不走寻常路的斜形方阵,将全军的主力部署在左翼并向前突出,而让底比斯圣队突前,斯巴达方阵右翼溃败,领军元帅克利奥姆布罗图斯没能抵御底比斯圣队的冲击战死,斯巴达大溃败,这是斯巴达历史上第二次国王战死于沙场的战役,此战也结束了斯巴达的霸权,宣告了底比斯的霸权。

底比斯此战虽然大胜 却损失了他们最伟大的统帅伊帕密浓达 伊帕密浓达是底比斯唯一能维持霸权的人物 他的死标志着底比斯霸权的结束,而斯巴达此战也元气大伤,阿格西劳斯次年在远征途中病逝,雅典也慢慢的衰落 可以说此战虽然底比斯大胜 但是实际却是两败俱伤,而此战成全了北方一个蛮夷小邦马其顿的野心。

图片 9

四、“大王和约”的影响

第一,雅典利用科林斯战争之便逐步恢复昔日霸权,这令波斯帝国对其行为感到不满。科林斯战争时期,雅典表现出了海上霸权重新崛起的趋势,随着雅典实力的不断恢复,开始重新争夺在小亚细亚地区的权益,雅典在这一地区的举动触犯了波斯帝国的利益,不禁又让波斯人想起了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前的雅典帝国及其带来的威胁。

“大王和平敕令”的生效,使得波斯帝国获得了长久以来都希望得到的小亚细亚名正言顺的统治权,而斯巴达也借助此“和约”体面地宣告战争结束,并且在科林斯战争之后,斯巴达的霸权正式达到了顶峰,成为了和约在希腊大陆的维护者。

第三,波斯帝国对希腊大陆内部政策的转变,是在其长远的思考与谨慎的选择后,进行的裁决。因为此时在波斯帝国看来,斯巴达与雅典比较,雅典复兴后的威胁会比现在的斯巴达还要大。现在的斯巴达在经历了科林斯战争中的消耗和失去了对爱琴海的控制权后,即使在希腊大陆内部依旧保持霸主地位,但对波斯帝国而言,斯巴达已经无法再与其争锋;而雅典一旦复兴,又会走上公元前5世纪时期海上帝国的老路,古典时期波斯被雅典打败时的战争场景还历历在目,波斯人又怎么肯重蹈覆辙呢?更何况,如今的雅典在利用波斯的财力势力恢复国力后,又做出支持波斯反叛者的举动,雅典这样的行为怎么能够让波斯国王接受呢?这样一来,波斯自然会选择与斯巴达缔结和平契约。

保罗卡特里奇《斯巴达人:一部英雄的史诗》

图片 10

参考文献:

第二,波斯帝国此时内部多处发生了叛乱,国内局势动荡不安,这就使波斯暂时无暇顾及希腊大陆内部争斗,但波斯帝国又不想失去科林斯战争为其带来的利益。而此时,在波斯帝国内部混乱之际,波斯人得知雅典人不仅在波斯与塞浦路斯的战争中派兵支持塞浦路斯,之后还与波斯帝国的一名反叛者进行结盟。雅典欲恢复霸权的野心此时在波斯人那里暴露无遗,这无疑加快波斯人对斯巴达人的态度和政策的转变。

公元前387年,科林斯战争已经持续了8年之久。此时的斯巴达派出安塔西达斯作为使者前往波斯求和。

战争初期,斯巴达对于科林斯战争的态度一直选择积极备战,但是随着战争的拉锯,斯巴达人逐渐认识到,本国的军事力量和资源已经难以应对科林斯和小亚细亚这两支战线的消耗,尤其是在斯巴达失去了爱琴海的控制权之后,斯巴达人为了不让自己本国的利益进一步丧失,于是选择了与波斯议和。

一、议和的具体原因,主要表现为以下三点:

三、波斯国王的敕令——“大王和约”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历史记录,转载请注明出处:统军大将战死,曼丁尼亚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