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后穷小子当上封疆大吏,他知道真相后是如

2019-11-28 17:04 来源:未知

图片 1

弄的左宗棠都不好意思了。

但是,很少有人提起陶澍。

图片 2

陶澍生平

陶澍是益阳安化小淹镇沙弯坪人,清代经世派代表人物,生于1779年,1801年参加北京的会试,名落孙山,留京温习功课,来年也就是1802年考上进士,成为了安化县有史以来的第一位进士,当年23岁。之后,历任任翰林编修、国史馆纂修、詹事府詹事、记名御史、江南道监察御史、陕西道监察御史、会试同考官、会试内监试官、巡视中城、户科给事中、巡视南漕、吏科掌印给事中、道员等官职,在任上陶澍矜矜业业,恪尽职守,政绩突出,于嘉庆19年(1814年)江南道监察御史,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任命川东兵备道,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任山西按察使,道光三年(1823年)正月,擢安徽巡抚。之后于道光十年(1830年),加太子少保衔,署两江总督,道光十九年(1839年)六月,逝于两江节署,时年62岁。晋赠太子太保,依尚书例赐恤,谥号“文毅”。入祀贤良祠。并祝名宦祠,於海州建专祠。

陶澍一生,可以说是学而优则仕的典型,少年刻苦读书,青年进士及第,壮年官场得意,晚年出任封疆大吏,位极人臣。

顺便说一下他和左宗棠的关系,左宗棠在发迹之前曾经和陶澍有过一面之缘,两人竟一见如故,后来左宗棠科场失意,陶澍与左宗棠结为姻亲,十分看好左宗棠。事实证明陶澍的眼光是非常好的,左宗棠后来也成为了封疆大吏,成就超过了陶澍。

1798年,陶澍19岁。在清朝时期,男子到了18岁19岁,就可以结婚了。婚事倒是现成的。早几年,陶家就托付媒人,给陶澍预定了一门亲事。女方是本县一家黄姓人家的小姐。可是,就在双方谈好婚期,准备结婚时,发生了一件变故。

陶澍听说黄小姐自杀后,也唏嘘不已,感叹人生总有起起伏伏,所以他给自己的女儿选择丈夫的时候,异常细心,后来他看中了胡林翼,当时的胡林翼还是个小混混,整日去喝花酒,但陶澍看出他日后必成大器,于是把他招入为胥,后来胡林翼果然成为晚清重臣。

节选自:

易永卿(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陶用舒(湖南城市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陶澍生平相关事项的几点歧义与辨证》

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4期

清朝名臣陶澍娶妻被骗的事情,正应了唐代诗人罗邺所写的一句诗:“年年点检人间事,唯有春风不世情”。春风不管世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到了春天,总会如期而至。它对于世间万物,也是同等对待,所吹过的地方,总会迎来一片新的盎然生机。

但是,人世间的芸芸众生却很难做到如春风一般,平等的对待其他人。陶澍就曾经历过此番世态炎凉。

陶澍,字子霖,湖南安化人,乃是道光时期功绩卓著的一名股肱重臣。

陶澍在任内,整饬吏治,清查钱粮,充盈了府库。百姓遇灾,他就设置义仓,赈济灾民,安抚民生。江南常有水患,他就兴修水利,疏浚河道,发展农耕,保障民生。同时,他还疏通运河,治理漕运,并倡导海运,畅通南北物资运输,并节约了大量开支。陶澍发现盐务多有弊端,就进行盐务革新,采用盐票法,规范管理,减省了大量盐政开支。

陶澍所采取的诸多举措,给清朝带来了比较长远的利益,再加上他为官清廉,胸无城府,表里如一,深得道光器重。陶澍生前,官至两江总督,加太子少保衔,是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从一品大员。他在两江总督任上去世后,道光称其“实心任事,不避嫌怨”,又追赠太子太保,谥号“文毅”。

这么一看,陶澍有能力,仕途也很顺畅,为什么他娶妻时还会被骗呢?这个故事记载在《北东园笔录初稿》中,事情的大概过程是这样子的。

陶澍年少时,其父主要靠教书、务农为生,家境贫寒。但是,陶澍的父亲还是跟同乡的黄姓人家结亲,给陶澍定了一门婚事。黄姓人家的女儿,长的貌美如芙蓉,陶澍的幸福来了呀。

但是,当地有一个姓吴的富户,同样听说了黄家女儿颇有姿色,容貌秀美,就想将黄家女夺来,给自己的儿子做继室。富人么,最不缺的就是钱财。他就备下厚礼,送给了黄父。

黄父、黄母见利忘义,一看可以跟富有的吴家结亲,就开始嫌弃贫寒的陶家,不愿再将女儿嫁给陶澍,想强迫陶澍退婚。而黄女也贪图吴家的富贵,在其父母的支持下,决意不肯再嫁给陶澍这个穷书生。可是,陶澍好不容易结了亲事,自然也不肯退婚呀。

僵持不下之时,黄家养的一个婢女,站出来说她愿意代替出嫁。黄家父母同意了,就将这名婢女嫁给了陶澍,说是自己的女儿。而陶澍也没有怀疑,欣然接受。

后来,吴家倚仗财势,抢占相邻的曾姓人家的田地,引发了争斗,吴子被殴死。吴父遭受丧子之痛,很快也去世了。这时,只剩下了黄女。而黄家也不富裕,黄女没了靠山,自然被吴家族人欺负,田产全被族人霸占。

当年的穷书生陶澍,此时却考中了进士,在翰林院任编修。因为父亲去世,陶澍回家丁忧,这才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但他并未计较当年黄女欺骗他的事情,反而怜悯黄女,赠了五十金给黄女。

黄女得到了馈赠,羞愧不已,拿着金子不忍使用,结果却被窃贼偷去了。黄女在气愤、羞愧之下,自缢而亡。

陶澍听到消息后,叹息不已,每年都拿出银两财物资助黄家父母。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只是故事中,每个人的作为不同,结局也大不相同。宽厚仁义的陶澍后来成了封疆大吏;救主家危难,嫁给陶澍的黄家婢女也成了一品诰命夫人;悔婚的黄女,最终落得个财散人亡的结局;而一个小毛贼,看似是仅仅只是偷了五十两金子,却害死了一条人命。

一个看似短小无奇的故事,却包含了无尽的人间百态,世事无常。正所谓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为了不那么快“老”去,还是以豁达的胸怀来面对一切,如同春风一般,将往事化解,迎来新的希望,才是最好的结果。毕竟,美好的未来,总是比痛苦的过去更重要。

要说起来陶澍,就不得不提一下他的成就,陶澍本人出身于书香世家,他的父亲在当地也是一个穷书生,对,陶家在当时是比较贫寒的,虽然贫寒,但是陶家却是正经的书香世家。

这样的家庭受到很多小姐的倾慕,陶澍自然在当时也是比较吃香的,当然,想要嫁入陶家的也只是穷人家庭的女子,正经的富人家庭对陶家还是非常看不起的。

尽管如此,陶澍的父亲还是为他找了一门好亲事,对象正是当地有名的富豪,黄家的大小姐,黄家大小姐那可不是一般人,她在当地那是出了名的漂亮,甚至传闻中,她还是安化的第一美人。

这样的女子嫁给陶澍自然算是下嫁,而且嫁出去的时候还要给陶家很多嫁妆。

要说黄家为什么答应了这门亲事,就不得不说一下陶澍这个人,他年少时就读书特别用功,当然他后来的成就也是非凡的,不仅成为了一方总督,还是很多大人物学习的榜样,当然这些都是他后来的成就了,当时黄家看中的,正是陶澍的潜力。

黄家对这门亲事虽说没有那么抗拒,但也绝对不是赞成的,比如黄父就是如此,他是出了名的爱财,只要是能挣钱的路子,他绝对是黄家第一个赞成的。

而就在这时候,当地另一户有名的富豪,吴家也向黄家抛出了橄榄枝,黄小姐本来就不愿意去过穷苦生活,而黄父也想要抓住这次机会与吴家联姻,于是两家一拍即合,虽然黄母很不乐意,却不能否定两人的决定。

但陶澍的事情已经是个定局,不嫁过去也是不行的,就在这时候,黄家的一名侍女站了出来,她决定代替黄小姐嫁给陶澍。

陶澍一家并没有见过黄家,而当地的百姓也因为惧怕黄家和吴家的势力,并没有人站出来告诉陶澍这件事,就这样他们两人便走到了一起。

后来陶澍发迹了,考上了功名,而黄小姐呢?吴家因为与另一户人家斗殴,她的丈夫在混乱中被人打死了,吴家家主也因此郁郁而终,黄小姐甚至还被赶了出来,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黄小姐从此之后就过的相当穷苦,后来陶澍听说了这件事,还给了她五十两银子,但是这笔钱她还没用就被偷了,可以说虽然陶澍原谅了她,但她的结局还是不好。

陶澍,道光朝名臣,官至两江总督。陶澍为官期间在除恶安民、抗灾救民、兴修水利、整顿财政、治理漕运、革新盐政、兴办教育等方面为清朝做出了巨大贡献。如1823年担任安徽巡抚时,曾建立丰备义仓,倡修《安徽省志》;1825年担任江苏巡抚时,陶澍首倡以海运运送漕粮,自此清朝开始大规模的以海运的形式来运送漕粮。

当然陶澍最引人关注的并不是他做官时的政绩,而在于他看人的眼光。正如历史学家萧一上所说“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固皆标榜经世,受陶澍、贺长龄之薰陶者也”,可以说晚清的“湘军三杰”在未成名前都受到陶澍的礼遇,及谆谆教诲。

甚至左宗棠、胡林翼二人还未成名时,陶澍就早已知道他们日后必成大器,并抢先一步与他们二人结成了儿女亲家。陶澍的独子陶桄娶了左宗棠的长女,陶澍的女儿琇姿嫁给了胡林翼,可以说就是在陶桄独到的眼光下,陶家才能在晚清继续保持着曾经的荣耀,而不至于家道中落。

不过很少人知道就是这么一个眼光独到的陶澍曾经也被人欺骗过,而且还是在最重要的娶妻一事上。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且听我慢慢道来。据清文人梁恭辰编撰的《北东园笔录》所载:

后家大人闻于楚南知好云,文毅少极贫,初聘同邑黄氏女。有富翁吴姓者,闻黄女姿色,谋夺为其子继室,以厚利咱黄翁。黄顿萌异志,迫公退婚,公不可,黄女之母亦不愿。而女利吴之富,意已决,又其父主持甚力,遂誓不适穷生。家有养婢愿以身代,女之母许之,文毅亦坦然受之,初不相疑,即今之膺一品夫人诰命者也。后吴姓恃富,又占曾姓田,两相譬斗.吴子被欧死,吴翁亦继卒。族中欺黄女寡弱,侵吞其田产殆尽。时文毅已贵显,以丁外忧归里,始悉其颠末,怜黄女在窘乡,赠之五十金。黄女愧悔欲死,口抱银号泣而不忍用,旋为偷儿窃去,忿而自缢:闻文毅今尚每年周恤其家不倦云。

话说陶澍的父亲陶必铨,早年间也是方圆百里较有名的读书人,安化方志曾言“性格奇伟,慷慨任侠,刻苦自励。家贫而不废学,喜藏书。”,因其少时乐于助人,所以结识了很多的好友,在古代好友一多,就流行俗套的“联姻”。陶必铨也是如此,在当时他因与一位黄姓的友人十分投缘,于是就为陶澍与黄氏女定了亲。

不过说实在的当时的黄姓友人之所以会同意与家贫的陶必铨结成亲家,实际上是认为陶必铨日后必能高中进士,这样自己也就能沾光一二。但是谁知道陶必铨在科举考试中屡试不中,而且家里是越变越穷。再加上黄姓的女儿因美貌又被同县的一位吴姓富商所看中,这位吴姓富商希望她嫁给自己的儿子做继室,所以此时的黄姓友人就想悔婚。

可是因清朝定亲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如果男方不同意退婚的话,女方是不能擅自退婚的,违者将受到重罚。所以无奈下,黄姓友人只能去跟陶必铨商量,希望他主动退婚。但是陶必铨岂能同意,要知道在古代要是被人知道是女方家主动提出退婚,男方可是要被世人所耻笑的,所以自然拒绝。

而黄姓友人眼看自己女儿要嫁给一个穷小子,自然是万分不乐意,但又无可奈何。这个时候非但黄姓友人不乐意了,他那个自小享受着锦衣玉食的女儿更是不乐意,眼见自己父亲要把自己嫁给这么一个穷小子,那是使出浑身解数,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不愿嫁给陶澍。黄姓友人本就不想与陶家结亲,再加上自己的女儿又是如此表现,但是这婚又不能退,可谓是左右为难。

正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在他们家长大的奴婢站了出来,说她自愿以黄家之女嫁给陶澍。黄氏友人一听到有人愿意替他女儿嫁,那是万分的高兴,最后自然就将这个奴婢以黄家之女的身份嫁给了陶澍。而陶澍最初不知这位黄姓之女的真实身份是一位婢女,但后来知道也欣然受之,并没有因此而亏待于她。

不知这位婢女是否真的很旺夫,在陶澍娶了她之后,陶澍的科举之路似乎越发的顺利,最终成为安化第一个进士。1802年会试,考中进士,位列第63名;殿试为二甲第15名;朝考被嘉庆帝定为55名。之后陶澍的仕途更是一帆风顺,直至坐上两江总督之位,成为权倾一时的封疆大吏。原本替代黄姓女儿嫁给陶澍的奴婢,最终也坐上一品诰命夫人的显赫之位,可谓是荣耀无比。

而反观曾经打死都不嫁给陶澍的黄姓之女,虽后来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吴姓富商的儿子。但是吴姓富商一家向来作恶多端,胡作非为,最终在一次强占别人田地的时候,黄姓之女的丈夫被人殴打致死,她的公公也在不久病逝。之后吴姓族人欺负她孤苦无依的,就将她丈夫给她留下的财产全部抢走了,自此她沦落到了比曾经的陶澍更穷困的地步。

在这个时候陶澍因父亲病逝,回乡丁忧,此时的陶澍已贵为翰林编修,天子门生,可谓已是显赫无比。也就是在回乡丁忧时,陶澍见到此时已是落魄不堪的黄姓之女,当然他并没有记恨她当年的退婚行为,反而看到她如今这般遭遇,顿时心生怜悯,并给了她50两黄金,好让她安度下半生。

而黄姓之女看到曾经自己打死都瞧不起的陶澍,如今居然已是翰林老爷,那是悔恨万分,更是羞愧难当。在得到陶澍赐予的50金之后,因羞愧万分的她并没有去用这50金,而是一直藏着,可是没过多久这50金就被小偷偷了去,而此时早已奔溃的黄姓之女,再遭受到这般打击后,更是心如死灰,不久就上吊自杀了。

当陶澍得知黄姓之女的死讯后,不免有些叹息,之后他每年都会拿些钱去抚恤黄姓之女所留下的子嗣。

哎!这里只能说这一切都是黄姓之女的命。如果当年的她不是那么的唯利是图,也不是那么的目光短浅,恐怕今时今日她绝不会落了个如此下场,现在那位婢女所享受到的荣耀就将是她在享受。只可惜,黄姓一家的目光短浅最终让他们失去了凤凰腾达的机会,而那位自愿替小姐嫁给当年还是贫困潦倒的陶澍的婢女,却因自己的善心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享受到了那荣耀无比的诰命夫人所带来的荣誉,只能说这或许就是命吧!

清朝中期名臣陶澍是湖南安化人,其父陶必铨是小有名气的诗人、学者,虽然家中贫困,但为人慷慨、酷爱藏书。陶澍自幼跟随父亲读书,一度到岳麓书院深造,学业因此大有所成。不过,陶澍虽然极富才学,但由于家境贫寒,所以等到结婚的年纪时,娶妻便成了大难题。

起初,陶家托付媒人,曾给陶澍说下一门亲事,女方是同县富户黄姓人家的姑娘。但就在两家议定好婚期、准备成亲时,一位吴姓大富翁因为听闻黄小姐容貌甚美,便想着把她聘为儿子的继室,并重金贿赂黄老翁。黄老翁虽然家中并不穷,但依然是见钱眼开,竟然要求陶澍退婚另娶,但被后者断然拒绝。

黄老翁没办法,回家后便跟老婆和女儿谈及此事,黄夫人听后,坚决不肯答应退婚。没想到黄小姐听后却是大感兴趣,觉得自己若跟着穷书生过日子,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熬出头,倒不如嫁入有钱人家,马上便能过上阔日子。所以,黄小姐便跟父亲站在“同一战线”上,跟母亲软磨硬泡,声称非嫁入吴家不可。黄夫人无奈,最终只好屈服。

黄家三口虽然达成一致意见,但问题是如何给陶家一个合理的交代,却成了老大难的问题。此时,黄家自幼养大的婢女为替家主分忧,便自告奋勇地提出准备冒充黄小姐,嫁给陶澍为妻。黄家觉得陶家既然没见过黄小姐的真容,这方法倒也不错。所以,等到成亲这天,黄家便把黄婢女送到陶家,而陶澍对此也并不知情。

黄婢女嫁入陶家后,一方面严守黄家的秘密,从不敢向丈夫泄露半点实情;一方面无微不至的照顾陶澍,鼓励他专心科举,以建功立业、博取富贵。要说陶澍的命也足够好,虽然在科场上偶受挫折,但还是在年仅24岁完成心愿,成为安化史上第一个进士,时在嘉庆七年(1802年)。

陶澍由科举入仕后,从翰林院编修做起,在此后近40年时间里,曾担任山西、四川、福建、安徽等省的布政使和巡抚,并于道光十年(1830年)出任两江总督,成为管辖苏、皖、赣三省军政民政的封疆大吏,直到9年后去世。陶澍居官期间,以勇于任事著称,深为朝廷嘉许。冒牌黄小姐妻凭夫贵,成了一品诰命夫人,经历无比传奇。

文毅少极贫,初聘同邑黄氏女。有富翁吴姓者,闻黄女姿色,谋夺为其子继室,以厚利啖黄翁。黄顿萌异志,迫公退婚,公不可,黄女之母亦不愿。而女利吴之富,意已决,又其父主持甚力,遂誓不适穷生。家有养婢愿以身代,女之母许之,文毅亦坦然受之,初不相疑,即今之膺一品夫人诰命者也。见《北东园笔录初编·卷六》(注:陶澍死后谥号为“文毅”)。

陶澍、黄婢女的命运在迎来大转折的时候,本应嫁给陶澍为妻的黄小姐,情况却越来越糟。原来,黄小姐嫁入吴家后,的确过了一段时间的阔日子,但好景不长,没几年时间便遭遇大变故。起初,吴家恃富欺人,强占同乡曾家的田地,结果引发两家大规模的械斗,导致黄小姐的丈夫被对方打死,吴富翁因为伤心不已,不久后也翘了辫子。

丈夫、公公一死,族人们欺负黄小姐寡弱无助,便经常侵占吴家的田宅家产,没多久便把里外“掏个干净”。事后,吴家的族人们又把黄小姐“扫地出门”,任她自生自灭。黄小姐被赶出吴家后,只要寄居在父母家里,境况怎一个“惨”字可以形容(“后吴姓恃富,又占曾姓田,两相譬斗。吴子被欧死,吴翁亦继卒。族中欺黄女寡弱,侵吞其田产殆尽。”引文同上)。

对于夫人的真实身份,陶澍从来都没有怀疑,直到父亲去世、在家守丧时,才从乡亲的口中得知真相,并获悉黄小姐的情况,不仅大为感慨。陶澍了解事情的原委后,并没有追究夫人的冒名顶替之罪,而是对她一如往昔。不仅如此,陶澍因为怜悯黄小姐的遭遇,还派人给她送去五十两银子度日。

没想到黄小姐因为懊悔羞愧,竟然抱着银子哭哭啼啼,不忍心使用,结果最后竟被人盗取。黄小姐人财两空,心中既愤怒又悲痛,最终竟悬梁自尽(“时文毅已贵显,以丁外忧归里,始悉其颠末,怜黄女在窘乡,赠之五十金。黄女愧悔欲死,口抱银号泣而不忍用,旋为偷儿窃去,忿而自缢。”引文同上)。

资料来源: 《北东园笔录初编》、《清稗类钞》、《清史稿》

陶澍是清朝道光时期的一代名臣,他曾经担任两江总督,对当时的盐政进行改革。但他对晚清最大的贡献还在于挖掘了林则徐和左宗棠,甚至包括他的女婿胡林翼,这三个名臣在晚清的历史上都书写了不朽的篇章。

传说陶澍娶妻时被岳父欺骗,偷梁换柱,移花接木,用丫鬟替代小姐嫁入陶家。最早出自于清代梁恭辰的《北东源笔录》,梁的父亲和陶澍是同科进士,她的母亲郑夫人和陶澍的黄夫人经常走动,当问起黄夫人手上为什么会有疣,她说自幼出身贫贱,少常操作,此手为磨柄所伤尔。

后来在台湾高阳的小说《印心石》中更是把这一情节放大,成为流传已久的故事。其中是这样描述的:陶澍的父亲为他指定了娃娃亲,为同县的富户刘家。陶澍因为父亲去世,家道中落,科考不顺,被刘家小姐嫌弃。

刘父就瞒天过海,李代桃僵,把家中的婢女认作义女,冒充刘小姐加入了陶家。这个婢女有旺夫运,随后陶澍就考中了进士,后来官拜两江总督加太子少保,这个婢女也被封为一品诰命。而刘家小姐却最终落得夫死子亡,孤苦伶仃,后来听到陶澍发达的消息羞愧自杀。

当然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版本,那就是陶澍发达后,还曾经救济过刘家小姐。那么真相又到底是怎么样一回事呢?我们下边慢慢道来。

陶澍一生有七房妻室,原配夫人叫黄德芳。如果是刘家的人嫁过来肯定是刘夫人,但这七房中都没有一个姓刘的。况且陶澍的父亲也没有早逝,一直活到陶澍做了大官后才死。他们家原本就不富,谈不上家道中落。

在历史上,陶澍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儒生和学者,常年在名门望族家中担任私塾老师。他的夫人黄小姐娘家也不是有权有势的名门望族,可以说的上是小康之家。

当时的湖南安化县人口并不多,当地的名人和富户相互之间都知根知底。女方一旦悔婚,是绝对不允许的。如果让婢女代替小姐出嫁,消息一旦败露出来,必定会被千夫所指,在这一地区根本就呆不下去,最终会身败名裂。

那么梁恭辰的记录是假的吗?这个也未必,根据《曾国藩家书》记载,老曾家的女人在家里是什么活都要干的,女儿自然也要打理家务,做女工。出生于小康家庭的黄小姐从小做家务活,受点伤也是在所难免的,并不能认为她就是婢女出身。

狸猫换太子是包公案中的一个精彩情节,以婢女代替小姐出嫁的情节在古代小说和戏剧中也是数不胜数。其实这些在历史上都是不可能的,曾国藩的女儿嫁得好的只有一个。明明知道是火坑,也会把自己的女儿送过去,因为女人在当时的社会地位比较低。像婚姻这样的大事,答应给别人是不能随便反悔的。

陶澍的故事很多,其中之一就是他的女婿胡林翼出身于名门望族,自幼聪明。他的父亲管不了他,就把他送到了陶澍府上。胡林翼就向自己的岳父要钱,常年流连在秦淮河上。陶澍的夫人非常不理解,陶澍就说自己的女婿将来是要做大事的,现在让他玩女人玩够了,他就会收收心以便将来做大事。胡林翼后来确实做了大事,但也得上了不孕不育的病,最终没有一个子女。

陶澍的故事还有一个版本,说婢女嫁入陶家后,只能当小妾。他就又娶了崔小姐来当自己的正室,崔小姐一开始很崇拜陶澍的才华,后来也嫌弃淘家贫穷,不辞而别了。后来崔小姐嫁了一个卖烧饼的武姓人家,当然不是武大郎。最后小买卖破产,崔小姐饥寒交迫而死。

其实所有这一切只不过是戏文罢了。在明清时期,女子的社会地位低下,嫁出去的女子泼出去的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根本没有自主选择的机会,更不要说随便休夫了。她们生活的好坏远不如娘家男人的面子重要,这就是那个时代的悲剧。

晚清时期,人才辈出。尤其是湘军一系,产生了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曾国荃、刘坤一、彭玉麟、刘长佑等众多杰出人物,就连鼎鼎有名的李鸿章,都算得上是湘系走出来的人物。

古代跟现代不同,当时穷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主要努力读书,发奋图强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仕途照样能够光耀门楣,虽然家里很穷,但陶澍学习却很好,陶澍的父亲早年跟一世交黄员外指腹为婚,双方约定如果生下一男一女就让他们成亲,结果陶家生了儿子,黄家生了女儿。

接着陶澍趁热打铁:“之前我一直不好意思提,现在我厚着脸皮给自己二小子,向你讨个女儿做儿媳妇,咋样?”

度过了这次挫折后,陶澍走得顺畅起来。1802年,陶澍参加壬戌科会试,终于金榜题名,并在殿试中考中二甲第15名,成为湖南安化历史上第一个进士。随后,陶澍历任翰林院编修、四川乡试副主考、詹事府詹事、记名御史、江南道监察御史、陕西道监察御史、会试同考官、会试内监试官、巡视中城、户科给事中、巡视南漕、吏科掌印给事中、道员、川东兵备道、山西按察使、安徽布政使、安徽巡抚、江苏巡抚等职,并于1830年任职两江总督,步入人生巅峰。

图片 3

开头的事

这事在正史上他就没有提过,只是在满清文学家梁恭辰的《北东堂笔录》中提过这事。这事在当时传的神乎其神的,都有好几个版本,最后连道光都知道了,接见陶澍的时候,八卦一样向陶澍打听过。

所以这事应该是有的。那么老梁就把这事的经过详细的说明一下。

这么说吧,老梁觉得陶澍这岳父一大家子就是一窝棒槌,那俩眼珠子扣出来可以当泡踩着玩的存在。

陶澍的老爹——陶必铨,那是满肚子的墨水,名气大的很,可是他极度不适应科举这事,那叫个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一辈子就一个职业——教书。那年月教书也只能填饱肚子而已,他还特别喜欢收藏书籍,好家伙这爱好直接导致了家里那叫个穷。

在这种情况下,陶澍就出生了。想必有陶必铨的熏陶,陶澍的才气那也是杠杠的,那小肚子里装的墨水不比他老子陶必铨少多少。

陶必铨瞅着儿子一天天的长大,这就找了一个姓黄的人家订了亲。

这老黄家家境好,能让他们家瞅上陶澍的原因就是陶澍那一肚子的墨水,就想着来个提前投资啥的,捞个官老爷亲戚的帽子戴戴。

于是两家人这就约定,乡试之后结婚。

你说也凑巧了,这乡试之后陶澍连个边都没摸到——名落孙山了。这事弄的,老黄家就琢磨,陶澍是不是像他老爹一样,光长才气没有运气的主,这辈子当官就别指望了。

就在老黄家犹犹豫豫的时候,这城里边有一个姓钱的富户,循着味就找来了。

“俺那黄脸婆刚死,现在寻思续个弦啥的!转脸就听说你家要出阁的闺女长的那叫个水灵,听的俺心痒痒,把你女儿嫁个俺咋样?”这老钱上了门就提亲。

老黄家感觉这官老爷亲戚的帽子捞不到,捞个有钱人亲戚的帽子也不错,一家人关起门来商量,最后把问题推给女儿,让她自己做主。

得,你说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她能有啥见识。开头瞅着陶澍家里那黑锅底一样的房子,就老大的不乐意,现在让她自己决定,那还用选吗?直接就投了老钱家一票。

好吧,老黄家这主意是打定了,可这和陶澍的婚事咋整?

您要是直接拒绝,这名声你要不要?毕竟人家陶澍没有啥错不是?

这时候,黄家小姐的丫鬟站出来:“要不把我嫁出去吧,反正陶澍也没有见过小姐是啥模样?”

老黄家一听,觉得这主意不错,一拍大腿根子就这么决定了。

丫鬟出嫁的那些个陪嫁一样都不少,丫鬟这就嫁过去了。陶澍不知道啊,喜滋滋的就把这婚事给办了,美滋滋的入了洞房。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咋说呢?这丫鬟那就是个旺夫的命,忙里忙外的承担了陶澍家里的事,还鼓励陶澍安安心心的应考。

陶澍这抡起大笔杆子,在科举的路上一路猛冲,他二十三岁那年,用手中的笔杆子终于捅开了进士的大门,成为了安化县那嘎达第一个进士。

那叫个美,骑着高头大马,满大街乱窜,一帮子平头老百姓凑热闹一样的看着。

一个农村穷小子,竟然当上了位高权重的两江总督,堪称传奇。而陶夫人也苦尽甘来,以一个丫鬟的身份,被朝廷封为一品夫人,更是传奇中的传奇。

陶澍看左宗棠也一样,当时左宗棠还是个普通小官,但陶澍看出左宗棠日后不可限量,于是就让只的儿子跟左宗棠的女儿联姻,日后左宗棠果然名垂青史,可见陶澍的眼光,不过话又说话,假如当初黄小姐不退婚,那么他还有没有动力努力读书,最终成为两江总督呢?就像纳兰嫣然不退婚的话,萧炎能否成为斗帝呢?

问:清朝名臣陶澍娶妻时被骗,他知道真相后是如何处理的?

当时,另外一家姓吴的有钱人,儿子死了老婆,想找一个继室,看中了黄小姐的美貌,便托人来说亲,许诺一大笔彩礼。黄小姐的母亲不愿意毁掉与陶家的婚约,可她的父亲见钱眼开,便去找陶家,要毁掉婚约。陶家坚决不干。

然而陶澍跟萧炎样,也伸手帮助黄小姐,他给了黄小姐50两黄金改善生活,可黄小姐悔不当初,整天拿着这些银子,却又不舍得花,结果被小偷偷走了,陶澍知道后又送来50两,黄小姐最终羞愧难当自缢而死,相对来说她的结局比纳兰嫣然更悲惨,纳兰嫣然至少没有死嘛。

尤其是道光对陶澍那叫个器重,当年俩人第一次见面,就谈的不错,之后两天就见了三次面,一次就唠叨两三个时辰。就这环境,陶澍想不发达都难。

展开剩余59%

说到陶澍,可能大家并不熟悉,但要做左宗棠想必大家都听过他,陶澍正是左宗棠的亲家,他有个儿子,娶了左宗棠的女儿,同样作为晚清中兴四大名臣的还有胡林翼,而胡林翼是陶澍的女婿,这样一看你就知道,陶澍在清朝的地位了,然而少年时的陶澍家境却十分贫寒。

结果

啥叫旺夫啊,这就是!嘉庆朝的时候,陶澍这就一敲门砖丢过去,就进了御林院,一路走过来到了道光朝,最终就坐了两江总督的位置。

那丫鬟也顶上了一顶一品诰命夫人的帽子戴上了,戴上这帽子的丫鬟,瞅着这帽子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着。

这咋整呀?原先就想着,陶澍撑死了弄个七品芝麻小官坐坐就得了,再不济当个教书先生也不错,起码一家子吃喝够了就成。可您这要么不发达,这一发达,连带我这个丫鬟命,居然也捞了一顶帽子戴,这玩的有点子大了。

这丫鬟乘着晚上,老陶高兴的时候,就把这事前前后后都交代了。

听完老陶乐了:“我以为啥事呢?就这事!你在老黄家是丫鬟的命没错,这到了老陶家那就是老陶家的大老婆?再说开头的时候家里有啥?你不是赔着俺走过来了吗?现在要啥有啥!这就不是个事,好了我知道!以后就要别提了!现在挺精神的,咱忙乎一会,累了再休息?”

“瞧你个死样?”……

好吧,这事到这也就那样了,老陶家就算翻过去了。

那么老黄家呢?

这黄小姐她的命可就薄了一点,人是嫁过去了,这老钱就是个和地皮横和老天爷横的主,欺男霸女的啥事都干的主。有一年感觉自己的屁股挺大的,非要抢占别人的土地,结果就引发了械斗,这感情好被人家一家伙就给弄死了。

大家伙也知道那年月,男人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这顶梁柱塌了,首先就是那些个亲戚上门,把这姓钱的家产一股脑的分了,最后一脚就把这黄小姐给踢出了大门。

得,连家都没有了。

开始的时候,陶澍脑袋上的官帽子还不够大,这黄小姐的生活那叫个凄惨,到了陶澍做了赏析按察使的时候,当地的官员对这黄小姐还照看一二。

最后丫鬟知道了这事,回乡把黄小姐接到了陶澍的老屋里养了起来。

当陶澍当了两江总督的时候,陶澍特意回了趟家省亲,结果就把这黄小姐给刺激了,拉个绳子就上吊了。

一说这黄小姐就死了,另一说是黄小姐被救了回来,蹲在陶家的庵堂里带发出家了。

这事也就这样了,也没啥好说道的。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我是老威,我来回答。

因为是益阳人的缘故,所以我和陶澍也算的上是老乡,本人有亲戚在安化,所以也去过陶澍故居,他的一些情况听当地人也说起过。

这时候,黄小姐的意见就至关重要了。

图片 4

所以鉴于以上的疑点,我认为冒名顶替出嫁的事情应该是杜撰的,真实情况应该如正史记载,就是黄家的小姐。

晚清,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等湖南大才争相出世,但造出这一泉涌之势的却是少有人知的道光朝的名臣,陶澍。

一生专治清史的史学名家萧一山对陶澍的评价既宏大又客观——

不有陶澍之提倡,则湖南之人才不能蔚起,是国藩之成就,亦赖陶澍之喤引尔。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固皆标榜经世,受陶澍、贺长龄之薰陶者也。

从这番评价可以看出,湖南大才蔚然而起,一是受了陶澍经世之学的熏陶,二是受了陶澍的大力提携栽培。

曾国藩与陶澍的交际渊源稍浅一些,另两位晚清中兴名臣胡林翼、左宗棠则与陶澍有着极深的渊源。

胡林翼是陶澍的女婿,若没有陶澍对他超凡脱俗的赏识与点拨,年轻时很放浪形骸的胡林翼很可能废掉;左宗棠是陶澍的儿女亲家,要知道左宗棠与胡林翼可是同辈人,陶澍能以两江总督东南第一封疆大吏的身份与落魄晚辈书生结成儿女亲家,只此一点就可看出陶澍爱才惜才的胸襟与眼光,可以这么说,没有陶澍以这种方式为左宗棠镀金,左宗棠再自诩为诸葛亮再世,可能最终也出不了。

晚清三大顶级名臣,两个直接踩了陶澍的肩膀,可见陶澍对湖南大才崛起的贡献有多大。

现如今,陶澍之所以名气不大,实在是因为早死二十年的缘故,太平天国兴起,名臣奋起时,他已逝去了二十多年,属于典型的治世之能后世不知,继往开来之功当时可鉴。

陶澍是有清一朝,湖南走出来的第一位封疆大吏。

乾隆四十三年(1779年),陶澍出生在湖南安化县小淹镇陶家湾,少年时代一直随科场失意的文人父亲陶必铨苦读,以至于苦读出一段佳话——父子二人在河边筑“印心石屋”,常年苦读,终在二十三岁时金榜题名,道光帝后来曾两次为这一对父子的苦读石屋御笔题额。

陶澍娶妻被骗,这是清代文学家梁恭辰在《北东堂笔录》中记载的一段名臣轶事,说的正是陶澍寒窗苦读时的一段辛酸往事。

嘉庆三年(1798年),十九岁的陶澍正准备参加乡试,安化县一黄姓人家因看好陶澍的科举功名路,与陶家定下亲事,两家约定,待陶澍参加完乡试,才子佳人即完婚。

哪知道,陶澍却在随后的乡试中名落孙山,黄姓人家将这一挫折看在眼里后,犹豫了,黄家担心陶澍可能会步其父陶必铨的后尘,一生能读不能试,终归是寒酸命。

黄家想悔婚,黄家小姐亦有此意,因为拿不出说辞理由,最后竟使了个调包计,让家中的丫鬟冒充小姐之名嫁给了陶澍。

而这位黄家小姐呢,随后便嫁给了地方上一个姓钱的地主富户。

然而,黄家用骗局将这一桩婚事忽悠过去后,陶澍随后却迎来了科举仕途的远大前程,当初的穷书生一路高升,到四十出头时已成了封疆大吏。

而反观当初那位眼拙势利的黄家小姐,命运则急转而下,她嫁的那个钱姓地主,因为仗势欺人,横行霸道,竟在一场械斗中被打死了,而她本人也在钱家破败后被赶出了家门。

长久以来,陶澍并不知道自己的婚事里还有这么一个骗局,到他已成两江总督时,她的原配也就是当初那个冒名顶替的小丫鬟害怕了,只好向总督大人和盘托出。

陶澍何许人也?当听到这一切时,当然是只念小丫鬟一路追随持家的功劳,丝毫不在意当初的污点。

对原配是以德报怨,对黄家小姐又当如何呢?

只能略表心意,送去五十两黄金接济生活。

然而,当看到这五十两黄金的时候,黄家小姐悔恨不已,但为时已晚。

有一种说法,黄家小姐因经受不住这种刺激、打击,最后自缢了;另一种说法,黄家小姐在陶家的庵堂里带发出家了。

整个故事听起来是不是有点既知今日,何必当初的味道。

但很遗憾,轶事终归是轶事,不是历史的真相,陶澍在嘉庆三年(1798年)与安化县一都河曲溪人黄德芬完婚,是有明确记载的,原配被调包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文人之所以在陶澍身上杜撰这样的轶事,大概也是因为他的经历很适合演绎一个道理——

莫欺少年穷!

在清人梁恭辰所著的《北东园笔录》中,讲述了清朝名臣陶澍,因为考试不中,女方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把一个婢女假充女儿嫁过去的故事。那么,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吗?

(陶澍雕像)

我们先来看看事情的经过。

陶澍是湖南安化人。他的父亲陶必铨很有才华,是当时名气很盛的诗人,学者,然而却在科举考试中屡考不中,再加上他又喜藏书,不懂得经营,因此生活每况愈下,到陶澍出生的时候,已经十分贫寒了。

受陶必铨影响,陶澍自幼好读,再加上他很有天赋,年纪轻轻便攒了一肚子学问。

陶必铨很看重陶澍,早早托了媒人为他定下一桩好婚事。

女方姓黄,家境富裕,人也生得俊俏。之所以黄父愿意把女儿嫁给陶澍,完全是看上了陶澍的才华,认为他将来一定能入仕为官。于是和陶必铨约定,把婚期定在乡试过后。

没想到,陶澍竟然名落孙山。黄父便犯了嘀咕,疑心陶澍会和陶必铨一样,就算有才华,一辈子也只能做个贫困潦倒的书生。

正在此时,城里的钱姓富户,带着重金找到了黄父。原来他丧妻不久,听闻黄氏美貌,于是想将她娶为继室。

黄父颇为犹豫,便告诉黄氏,让她自己做主。

黄氏本就不愿意下嫁陶澍,听说后自然愿意。但是婚期将近,如果突然悔婚,势必名誉受损,说不准还会吃上官司,黄父因此颇为烦恼。

黄氏认为陶澍不曾见过她,何不让婢女替她出嫁。黄父觉得有些道理,于是到了婚期,便将从小就陪黄氏长大的婢女,冒充黄氏嫁给了陶澍。

(婢女出嫁,图取其意)

婚后,婢女一方面严守秘密,一方面又承担了家事,让陶澍专心应考。

在婢女的鼓励下,陶澍非常发奋,愈发苦学,在科举考试的道路上亦是过关斩将,最终在23岁那年实现了梦想,成为安化县第一个进士。

随后,陶澍入仕为官。

在从政的几十年中,陶澍为官正直,恪尽职守,在吏治改革等工作上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同时他又勤恤爱民,在地方上政绩突出,因此屡得重任。

道光继位后,身为先帝重臣的他,依然很受器重,不久便被擢升为安徽巡抚,随后又被调任江苏巡抚。到道光十年时,由于他政绩斐然,道光提拔他担任两江总督的重职,加封太子少保。

妻以夫贵,那位冒充黄氏嫁给陶澍的婢女也跟着身份显贵,被朝廷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婢女虽贵为命妇,但毕竟惴惴不安,于是最终还是把真相告诉了陶澍。

陶澍得知后,颇为讶异。不过想到婢女陪伴他多年,且当年若不是婢女百般鼓励,自己又如何能有今天。所以他原谅了婢女冒名顶替的罪过,依然对她如常。

(被扫地出门的黄氏,图取其意)

后来,陶必铨病逝后,陶澍回乡丁忧。得知黄氏嫁给钱姓富户几年后,由于钱姓富户仗势欺人强占别人田地,结果引发械斗,在混战中被对方失手打死。

钱姓富户被打死后,其族人为了剥夺钱姓富户的家产,于是百般欺凌黄氏,最后还把她赶出了家门。

陶澍听说后,感叹不已,于是让人给黄氏送去50两金子,让她补贴家用。

黄氏抱着金子,想到当初一念之间,命运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由得悔恨不已,于是啼哭了大半夜才睡去。

次日,黄氏起床,发现放在枕边的金子不翼而飞,顿时又气又恼,最后悲从心来,万念俱灰,竟自缢而亡。

当然了,这个故事只是出现在《北东园笔录》中,正史上并没有记载。正史上的陶澍,娶的妻子叫做黄德芳。也就是说,本来娶的妻子就是黄氏之女,根本没有掉包替换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是不是真实的,现在似乎已经不可考。不过,从《北东园笔录》所记载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调性,以及黄氏改嫁给“钱”姓来看,显然,附会上去的可能性比较大。很有可能是那种落第文人附会的文章,最终给梁恭辰收入他的笔录中。再说了,女方也是陶家当地人,嫁人那得是“惊天动地”,女方要是嫁出去了,陶家哪有不知道的?所以内容似乎并不可信。

(参考史料:《北东园笔录》)

传闻陶澍娶妻曾被骗的说法,传说纷纭,总结起来有几个版本,一曰陶家虽为本地小有名气的文人学者之家。

但其家贫,至适婚年纪陶澍尚未娶妻,几经寻找才为陶澍说下一门亲事,女方为同县富户黄家人。

在两家议定好婚期、准备成亲时,一位吴姓大富翁因为听闻黄小姐容貌甚美,便想着把她聘为儿子的继室,并重金贿赂黄老翁。

黄老翁虽然家中并不穷,但依然是见钱眼开,竟然要求陶澍退婚另娶,但被后者断然拒绝。

黄老翁没办法,回家后便跟老婆和女儿谈及此事,黄夫人听后,坚决不肯答应退婚。

没想到黄小姐听后却是大感兴趣,觉得自己若跟着穷书生过日子,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熬出头,倒不如嫁入有钱人家,马上便能过上阔日子。

所以,黄小姐便跟父亲站在“同一战线”上,跟母亲软磨硬泡,声称非嫁入吴家不可。黄夫人无奈,最终只好屈服。

虽然达成了一致意见,但是如何给陶家一个满意的答复成了难题,此时,从小养大的婢女挺身而出,替小姐出嫁,解决了黄家的燃眉之急。

为此,黄家老爷夫人将婢女认为干女儿,较圆满的完成了婚约。

但毕竟是李代桃僵,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婢女代替小姐嫁入陶家后一方面严守黄家的秘密,从不敢向丈夫泄露半点实情。

一方面无微不至的照顾陶澍,鼓励他专心科举,以建功立业、博取富贵。

要说陶澍的命也足够好,虽然在科场上小受挫折,但还是在年仅24岁完成心愿,成为安化史上第一个进士,时在嘉庆七年(1802年)。

陶澍由科举入仕后,从翰林院编修做起,在此后近40年时间里,曾担任山西、四川、福建、安徽等省的布政使和巡抚,并于道光十年(1830年)出任两江总督。

成为管辖苏、皖、赣三省军政民政的封疆大吏,直到9年后去世。

陶澍居官期间,以勇于任事著称,深为朝廷嘉许。冒牌黄小姐妻凭夫贵,成了一品诰命夫人,经历无比传奇。

文毅少极贫,初聘同邑黄氏女。有富翁吴姓者,闻黄女姿色,谋夺为其子继室,以厚利啖黄翁。黄顿萌异志,迫公退婚,公不可,黄女之母亦不愿。

而女利吴之富,意已决,又其父主持甚力,遂誓不适穷生。家有养婢愿以身代,女之母许之,文毅亦坦然受之,初不相疑,即今之膺一品夫人诰命者也。

见《北东园笔录初编·卷六》(注:陶澍死后谥号为“文毅”)。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开头顺意的以后未必一帆风顺,话说黄小姐顺心顺意嫁入吴家起初过了几天舒服日子,但是好景不长,没几年时间便遭遇大变故。

起初,吴家恃富欺人,强占同乡曾家的田地,结果引发两家大规模的械斗,导致黄小姐的丈夫被对方打死,吴富翁因为伤心不已,不久后也翘了辫子。

丈夫、公公一死,族人们欺负黄小姐寡弱无助,便经常侵占吴家的田宅家产,没多久便把里外均欺占光。

事后,吴家的族人们又把黄小姐“扫地出门”,任她自生自灭。黄小姐被赶出吴家后,只要寄居在父母家里,境况惨不忍睹。

“后吴姓恃富,又占曾姓田,两相譬斗。吴子被欧死,吴翁亦继卒。族中欺黄女寡弱,侵吞其田产殆尽。”引文同上。

回过头来再说陶澍,陶澍对自己夫人的身份从来没有一丝的怀疑,但是由于真正的黄小姐家中变故,终于有消息传到陶澍这里。

但是陶澍的处理方式并不是回家兴师问罪,而是坦然接受,陶澍了解事情的原委后,并没有追究夫人的冒名顶替之罪,而是对她一如往昔。

并在获知黄小姐的情况,后大为感慨,因为怜悯黄小姐的遭遇,还派人给她送去五十两银子度日。

没想到黄小姐因为懊悔羞愧,竟然抱着银子哭哭啼啼,不忍心使用,结果最后竟被人盗取。黄小姐人财两空,心中既愤怒又悲痛,最终竟悬梁自尽

“时文毅已贵显,以丁外忧归里,始悉其颠末,怜黄女在窘乡,赠之五十金。

黄女愧悔欲死,口抱银号泣而不忍用,旋为偷儿窃去,忿而自缢。”引文同上。

资料来源: 《北东园笔录初编》、《清稗类钞》、《清史稿》

二曰,陶澍未得志时放荡不羁,贫困嗜酒,原配嫌弃其不上进求离婚书另寻他人,巧遇一饼师纳妻便嫁于饼师。

机缘巧合陶澍与命中诰命的丑女结缘,婚后夫唱妇随相安和谐,他日陶澍金榜得中,飞黄腾达。

丑夫人终成一品诰命,应了算命的预言!同时也圆了陶澍的命相!不可谓不圆满!

因陶澍本人的人生坎坷,婚姻的传奇终有台湾著名的历史小说家高阳,著有《印心石》一书,讲的是陶澍的婚姻故事。

不论是传说还是后人写的小说,无不赞美着陶澍的宽宏大量,其实想想也是,如果没有些容人雅量他有如何能够被后人传颂,如何能够成为识人的伯乐呢?

陶澍,字子霖,号云汀,湖南安化人,清道光年间的名臣。

他是清朝资水流域涌现的第一个总督级的大人物,甚至可以说,他是晚清湖南人才在政治、军事、文化领域井喷的重要导师和推手。

安化属于古梅山区域,山高林密,自古相当闭塞。在陶澍名满天下时,道光帝召见,还在问他资江究竟在何处。

陶澍在《御书印心石屋恭记》记载了道光十五年(1835)他在两江总督任上入觐皇帝时,君臣的对话:

上曰:“湖南有资水乎?”臣对:“资水在洞庭西南,介沅湘之间,不当大道,故不甚著名,臣所居乃山乡僻壤也。”

上复询资水修广若干,想是春夏有水,秋冬无水。

臣对:“资水发源都梁,从城步、新宁至武冈州,北过邵阳县,以此纳夫水、邵水、云泉水。

西过新化县,纳白、洋等溪,转神山东北,流经安化境,又纳山溪水十数条,及过臣里,又南合伊水,北合善溪。

入益阳界,又纳四里河、桃花港、兰溪等十馀水,东北流分两口,一由陵子口会湘水,一由沅江县会沅水,同入洞庭湖。

源流长一千八百里,江面宽一二里不等,四季皆有水,通舟楫。”

上曰:“如此亦是大江尔。既居江滨,何以又称乡僻?”臣对:“资水原是《禹贡》荆九江之一,郦道元《水经注》谓资水一名茱萸江,迸流山峡。

臣所居资江乡之小淹,正在山峡处,原是益阳地,宋时割置安化县。只因不当孔道,冠盖罕经,故称僻壤。”

湖南称三湘四水,四水指的是湘江、资江、沅江、澧江。资江流域面积28142平方公里,年平均径流量217亿立方米,流经邵阳、新化、益阳等大邑。

就在不到两百年前,还算敬业的道光帝竟然以为它是一条季节性河流。

当然,我们不能以今日信息之传播便捷来衡量古代,湖南的湘江在省境东部,从秦朝以来,是王朝经营岭南的孔道,串起了衡州、湘潭、长沙、岳阳等名城。

历代坐船经过湘江的文人墨客很多,留下了大量的诗文,道光帝不会陌生。

而在湖南西部的沅水,最晚从汉代马援征伐五溪蛮时开始,就是中原王朝控制西南的重要通道。

明清时期是云贵等地的人去京城的水路之一,道光帝也应该有所了解。

独独一条资江,连道光帝都不知道到底在哪里,由此可见资江流域之偏僻。陶澍能从这样的穷乡僻壤走出来,真是一个奇迹。

有书君语:一直倡导终生学习的有书君今天给大家送福利了啦。2019年最值的读的52本高分畅销好书,免费领取。从认知思维、情感故事、工具方法,人文社科,多维度承包你一整年的阅读计划。

活动参与方式:私信回复“福利”或点击阅读原文即可免费领取。限时福利,先到先得哦~

陶澍是一个穷小子出身。由于家里比较贫穷,陶澍在少年时代,就不得不一边跟着父亲干农活,一边寒窗苦读。

然而很快黄家就发现,陶家越来越穷,自己也就不想把女儿嫁给陶家了,于是就发生了纳兰嫣然来萧炎家里退婚这一幕,在古代被退婚是奇耻大辱,好比如今的男人出轨,被单位领导发现一样,这是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的,陶澍被退婚之后,也跟萧炎一样发奋图强,后来在嘉庆七年考中了进士。

关于陶澍娶妻被骗的事情

关于题目上所说陶澍娶妻被骗的事情,主要是出自于《北东堂笔录》,正史并没有说过,大概事情的经过就是,陶澍和当地一位黄姓人家小姐婚约在先,黄家人家境很不错,也看上了陶家读书人的身份,约定在陶澍乡试之后成婚。

而陶澍在第一次乡试的时候落榜,这就使得黄家有些反悔了,正好此时有一个钱姓的富户人家刚刚丧妻,也听说了黄家小姐的美名就上门提亲,想娶黄家小姐为继室。黄父当时有些犹豫,就征询了黄氏的意见,黄氏小姐听说钱家家境很好,因为贪图富贵而劝父亲悔婚,但是婚期也快乐,突然悔婚在名誉上就会受损,还可能吃上官司。于是他们就想出了让黄家丫鬟代替小姐与陶澍成婚的办法,反正陶澍也没见过黄家小姐。黄父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就让家里的丫鬟代替小姐冒充黄氏嫁给了陶澍。

自从黄家丫鬟代替小姐嫁给陶澍后,尽心尽力地照顾着陶澍,鼓励丈夫不要气馁,再接再厉。于是陶澍在第二年考上了进士,之后一路顺畅,在道光年做上了两江总督封疆大吏的位置,于是黄家丫鬟也顶上了一顶一品诰命夫人的帽子。因为实在荣耀太大了,黄家丫鬟心有不安,就把事情前后告诉了陶澍,而陶澍也没有在意这个事情。

至于黄家小姐,嫁到钱家后,丈夫在一次和人争斗的时候被人打死,之后老丈人也伤心过度去世了,黄家小姐被钱家剔除了家门,日子过得非常穷困。后来陶澍听说了她的遭遇,便接济了她五十两银子,不想这些钱她舍不得用被人偷走,实在活不下去便悬梁自尽了。当然还有一说是出家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代嫁”吧。

看过《斗破苍穹》的朋友都知道,萧炎失去武功的时候,纳兰嫣然却来退婚,萧炎留下一句"莫欺少年穷",把纳兰嫣然逼得退无可退,然而这毕竟是小说情节,其实在历史上,也有跟萧炎一模一样,少年时太穷遭女方退婚的,这就是清朝时期的陶澍。

图片 5

【参考资料:《清史稿》《北东园笔录初编·卷六》等】

进入仕途后的陶澍,更加努力工作,就好比萧炎到处去寻找异火似的,最终陶澍在官场一路高升,成为两江总督,而当年那个悔婚的黄小姐却越混越差,她嫁给一吴姓家公子,对方是个纨绔子弟,却为富不仁,很快吴家家道中落,日子过得跟当年陶澍一样,黄小姐的结局跟纳兰嫣然也差不多,反正是挺悲惨的。

瞧人家这事办的利索不。之后陶澍被老黑老白邀请去喝茶,就让左宗棠照看自己个的家人。而左宗棠在安化桃园别墅,也就是陶澍的家里一住就是七年,一边教导陶澍的二小子,也就是自己个女婿,一边帮着打理陶家的家业。

就在僵持不下之际,黄家一个丫鬟出来解决了难题,她愿意代替黄小姐嫁入陶家。黄家同意了。于是,丫鬟就嫁给了陶澍,成为了他的妻子。

好了有了前边打底,咱再瞅瞅题主这事到底是咋回事呢?

图片 6

陶澍?这人的名字大家伙瞅着有点生,所以开头的时候,老梁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人,打个底,然后在来解决题主的问题。

图片 7

而陶澍最大的优点就是瞅人的眼光贼准。左宗棠,大家伙知道不?两人是儿女亲家。当年和左宗棠初次见面,那叫个一见如故。您说说,这头一次见面俩人聊天都能聊一整天,最后感觉不过瘾,大晚上点根蜡烛继续聊,两人这就成了忘年交了。

图片 8

陶澍满清那会临幸嘉庆,道光二帝的名臣。脑壳上帽子那是一顶比一顶大,官至两江总督,还贴着太子少保的衔。

虽然他在晚清湘系人物中第一个做到两江总督,比曾国藩,比李鸿章,比左宗棠都早了许多年。虽然他发掘和培养了许多人才,如林则徐、左宗棠、胡林翼、魏源、贺长龄、李星沅。虽然他得到了嘉庆皇帝和道光皇帝的交口称赞,还被张之洞赞为“道光以来人才,当以陶文毅为第一”……

节选:

陶澍的婚姻本来非常清楚,无须考证,但是却被说得最混乱、最离奇。其中最能吸引人的即“婢女代嫁”的故事。

“婢女代嫁”的创作者为梁恭辰(公元1814-?年),福建福州人,曾任温州知府。梁恭辰是梁章钜的第三子,而梁章钜则是陶澍的同科进士,官场契友。梁辰恭在他的笔记体小说《北东园笔录》中写下了关于婢女代嫁陶澍的故事。

现将原文引录如下。

前两江制府安化陶文毅公,与家大人为壬戌同榜进士,同官京师,最相契厚,两家内眷时有来往。先母郑夫人尝语余曰:“陶家年母右手之背有凸起一疣,问其故。则蹙然曰:‘我出身微贱,少常操作,此手为磨柄所伤耳。’”先母亦不敢追问其详。后家大人闻于楚南知好云,文毅少极贫,初聘同邑黄氏女。有富翁吴姓者,闻黄女姿色,谋夺为其子继室,以厚利诱黄翁。黄顿萌异志,迫公退婚,公不可,黄女之母亦不愿。而女利吴之富,意已决,又其父主持甚力,遂誓不适穷生。家有养婢愿以身代,女之母许之,文毅亦坦然受之,初不相疑,即今之膺一品夫人诰命者也。后吴姓恃富,又占曾姓田,两相譬斗。吴子被殴死,吴翁亦继卒。族中欺黄女寡弱,侵吞其田产殆尽。时文毅已贵显,以丁父忧归里,始悉其颠末,怜黄女在窘乡,赠之五十金。黄女愧悔欲死,口抱银号泣而不忍用,旋为偷儿窃去,忿而自缢。闻文毅今尚每年周恤其家不倦云。按此事传闻情节小有歧互,而大致则同。忆文毅与家大人同官吴中时,朱文定公由浙江学政还朝,亦壬戌同年也。舟过苏州,同官演剧,公觞之,文定令演《双冠诰》,文毅至泪承睫不能忍。文定私语家大人曰:“此我失检,忘却云汀家亦有碧莲姊也。”是日,上下观剧者百十人,无不目注文毅者,众口宣传其事,益信。

文中“朱文定公”即朱士彦(公元?-1838年),江苏宝应人,陶澍同科进士,扬州学派代表人物之一,官至工部、吏部、兵部尚书。

20世纪70年代,台湾人高阳(公元1926-1992年,本名许晏骈,字雁冰,出身于浙江钱塘望族,一生著作九十多部)据此写了文艺小说《印心石》,叙述了以“婢女代嫁”为背景的虚假故事。由于高阳的名气,《印心石》又多次印刷,故事更广为流传;21世纪初,北京三联书店将《印心石》再次在大陆出版,亦多次印刷,传播更广。

近年,陈蒲清的《陶澍传》和陶今的《我的先祖陶澍》都以确凿的史实介绍了陶澍的婚姻,否定了“婢女代嫁”的传闻。

严肃的学术著作不能用传奇故事取悦读者,文学作品也不应以传说轶闻来故意伤害真实的历史人物。婢女代嫁不仅伤害了陶澍的发妻黄德芬,也伤害了忠厚的陶澍岳父黄崇榜。

当然,文学作品允许虚构,关于陶澍婚恋有许多版本,只要没有歪曲历史人物,作为历史小说应该可以容纳一些传闻轶事,以进一步丰富历史人物的形象。

这有一个陶澍读书时期的传说。

陶澍15岁时随父往桃江读书,于桃花江遇一流落在旅店的安化女子,通过对联问难,谈诗论学,相互仰慕。三年后,中了秀才的陶澍再来桃花江旅店,女子已逝,只留下半边对联“寄寓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却无人能对下联。陶澍见后十分伤感,挥笔对曰“迷途远避,退还莲迳返逍遥”,并题横批“安化第一才女”。

此对上联是说女子父母双亡,在舅舅家住着,就像寄寓客家一般;自己孤身一人,独坐香闺,心中寂寞,何时是出头之日?下联则说人生在世,仿佛在迷途之内,如同大梦一场;要躲开迷途,避开“莲径”,则只有出家,才可逍遥自在。“莲径”,在浙江宁波金峨山,有千年古道,呈“S”形盘旋而上至金峨寺,登上寺中的观音阁,则胸襟辽阔,可观海天奇景。

陶澍的下联从积极意义说,是鼓励女子应有勇气走出迷途,不怕艰险,争取前途。从消极理解则是出家为尼,亦可逍遥自在。

陶澍在1800年参加湖南乡试,考中举人后,于1801年进京参加会试,不料,却名落孙山。这是陶澍在人生旅途上遇到的第一个重大挫折。陶夫人对他不离不弃,全力支持他,让他感到欣慰。

事件的真实性

我认为这个事情真实性并不强。

第一,按照陶澍的履历,他在第一次会试落榜之后,一直在京温习,没有回乡,所以也就不可能回乡成婚。

第二,正史记载他的妻子是黄德芳,字薆玉,本都河曲溪白棠冲崇榜公女,就是说,他的正妻姓黄,有字,不会是丫鬟。

第三,按照《北东堂笔录》记载,陶澍在当上两江总督的时候,他的妻子向他说出了事情真相,可要知道,陶澍当上两江总督的时候是1830年,其时陶澍已经51岁了,这个时候他的妻子,也救市按照《北东堂笔录》所说的按个丫鬟,也应该50左右了,按照笔录所说,陶澍23岁的时候和“黄家小姐“成婚,也已经过去了28年了,时间这么长,两人的夫妻感情自然是很深厚的,这样的事情不至于会太过于忐忑。

第四,按照当时的情况来说,悔婚这样的事情是归乡里的宗族管的,黄家小姐肯定是有人见过,如果冒名顶替,也肯定是会被人发现的,不至于近30年没有人发觉。按照婚姻习俗来说,黄家小姐嫁到钱家也是风光大嫁,这些事情陶家应该是知道的,难道是偷偷嫁到钱家?还有就是,按道理来说,丫鬟嫁到陶家后,也会回一下娘家,也会带上陶澍,陶澍到了黄家就看不出来?所以冒名顶替出嫁实际上可行性并不大。

第五,《北东堂笔录》的作者是梁恭辰,福建人,而陶澍是湖南安化人,两个地方隔得非常远,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一般是很隐私的事情,梁恭辰怎么会知道呢?

陶夫人病逝于1844年,享年66岁。她一生为陶澍生育了3个女儿。

不久,左宗棠奔着京城去会试,这一家伙下去有点倒霉——名落孙山。

古时候,年轻男女在结婚之前并不见面,陶澍也从没见过黄小姐,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此“黄小姐”非彼“黄小姐”,而是一个“赝品”。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陶夫人尽心尽力地服侍陶澍,操持家务,尽到一个妻子的本分。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图片 9

人家陶澍听了这信,直接将左宗棠接到自己个的家里盛情款待,期间指着自己那两江总督的办公桌说:“小子!爷们看好你!我是老了,瞅见那个位置没,它一定是你的。”

黄小姐本来就不想嫁给陶家。嫁给陶家后,将来一定会过苦日子,吃苦头。现在,有一个毁掉婚约的机会摆在面前,她当然要抓住机会。于是,她就与父亲一起,反复向母亲表示,绝不会嫁给陶澍。

到了最后左宗棠的名气远超陶澍,两江总督的帽子都是最小的,入驻军机还当了大臣,就这位置放过去,那也是宰相啊,但左宗棠却一直以自己是陶澍的继承者自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历史朝代,转载请注明出处:多年后穷小子当上封疆大吏,他知道真相后是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