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打得最特出的是哪一场

2019-09-25 20:30 来源:未知

万历后期,朝廷党争激烈,军务松弛。对于后金的崛起和野心竟毫无察觉。在万历四十六年,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建立后金并且稳定之后,决定对明朝用兵。在数月之内,攻陷抚顺等地。

抚顺等地接连失陷,让明神宗感到事态严重,派兵部 左侍郎 杨镐为辽东经略 ,主持辽东防务。并决定出兵辽东,大举进攻后金。但由于缺兵缺饷,不能立即行动,遂加派饷银 200万两,并从川、甘、浙、闽等省抽调兵力,增援辽东,又通知朝鲜 、叶赫 出兵策应。经过半年多的准备,援军虽大部到达沈阳 地区,但粮饷未备,士卒逃亡,将帅互相掣肘 。

明朝军队在杨镐的带领指挥下,兵分四路进攻后金。万历四十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正值大雪后,明军正式出征;三月初一,杜松军突飞冒进,进至萨尔浒,分兵为二,明朝西路军遭努尔哈赤攻击,寡不敌众,全军覆没,总兵杜松战死;三月初三,明朝北路军由马林率领进至尚间崖,得知杜松军战败,不敢前进,将军队分驻三处就地防御。后遭受攻击,匆忙回击,大败而逃后大部被后金乘胜歼灭,只有总兵马林狼狈逃回;三月初五,明朝东路军被后金军伏击,猝不及防,兵败,总兵刘铤战死;三月初六,明朝南路军接到三路大军战败的消息后仓促撤兵,溃逃时自相践踏,死伤一千。

李如柏方面,由于行动迟缓,未能按期到达,当得知后金已经全面歼灭其余三军后撤退,但是在撤退的过程中被后金的哨兵发现,哨兵便在山上吹响进攻信号,李如柏军以为努尔哈赤主力进攻,便溃散而逃。大量的踩踏使得李如柏军狼狈不已也损失了近千人。

明朝统一中国后,在东北设官置治,建卫设防。万历时从鸭绿江至嘉峪关 设置“九边”即九个重镇,其中辽东辖今辽宁 大部地区。明朝对女真各部的统治,一面以羁糜政策笼络其首领,封官晋爵赏赐财物;一面分化女真各部,使其互相对立,以便分而治之。

杨镐的“分进合击”战略部署中忽略了地势天气等一系列因素,加之四路明军出动之前,作战企图即为后金侦知。努尔哈赤以“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之姿态应对明军,逐路击破,最终明军兵败如山倒,仅仅五日便以惨败而告终。

明朝廷过于低估努尔哈赤的实力而过分高估了杨镐,杨镐过于自信,希望借此一役歼灭努尔哈赤,灭掉后金,这样的想法本就很难能够实现的,要说如果只是给努尔哈赤一些厉害瞧瞧,这样也许还有可能,但是历史不容许假设。

努尔哈赤命令诸王贝勒和大臣领城中兵出发向西迎敌。军队正行进的时候,哨探又来向努尔哈赤报告说:“东南方向从清河城那条路上又有明军队兵来了。”努尔哈赤说:“清河城方向这一路虽然有军队,但这条路地形狭隘险峻,他们不可能很快赶到,就让他们自己来吧,我们先到抚顺关迎击西面的敌军。”

最后,从此次战役在历史上的意义来看,萨尔浒战役是明清之际重要战役,是决定明清战争过程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明清兴亡史上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而刘綎方面,由于地形崎岖,没有能够按期到达,并且也没有得知杜松战败,于是努尔哈赤假借杜松的名义让刘綎急进,三月初四刘綎中伏,战死。

起因

首先,从兵力多寡来看,萨尔沪之战是一场以少胜多的战役。

图片 1

浙江 发善战浙军步兵四千;

其次,从战略部署来看,努尔哈赤以“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集中兵力、逐路击破的策略针对杨镐“以赫图阿拉为目标,分进合击,四路会攻,一举围歼”的作战方针,可以说是恰到好处。

而且,将领方面杜松、刘綎、马林那都是身经百战,骁勇善战的顶级名将,而李如柏也是曾经辽东著名名将李成梁之子,李如松之弟,但是下达作战指挥的人却不是他们而是杨镐。

明军总数约八万六千人。与盟友海西女真叶赫部军一万人,朝鲜军一万三千人,总计十一万多人,号称四十七万。具体部署是:杨镐坐镇沈阳指挥;总兵马林 率1万5千人,出开原 ,经三岔儿堡(在今辽宁铁岭 东南),入浑河 上游地区,从北面进攻;总兵杜松 率兵约3万人的主力部队担任主攻,由沈阳出抚顺关 入苏子河 谷,由西面进攻;总兵李如柏 率兵2万5千人,由西南面进攻;总兵刘綎 率兵1万余人,会合朝鲜 军共2万余人,经宽甸 沿董家江(今吉林浑江 )北上,由南面进攻。另外,总兵祁秉忠,辽东将领张承基、柴国柱等部驻守辽阳,作为机动增援部队;总兵李光荣率兵一部驻广宁 ,保障后方交通。副总兵窦承武驻前屯监视蒙古各部;以管屯都司王绍勋总管运输粮草辎重。杨镐本人则坐镇沈阳,居中指挥。时杨镐奏上“擒奴赏格”经兵部尚书黄嘉善 复奏,明神宗批准,颁示天下。赏格规定:擒斩努尔哈赤者赏银 10000两,升都指挥使 ;擒斩其八大贝勒者赏银2000两,升指挥使 ;李永芳、佟养性 等叛将,若能俘献努尔哈赤,可以免死。又诏令叶赫贝勒金台石、布扬古若能擒斩努尔哈赤,将给与建州敕书并封龙虎将军、散阶正二品。若擒斩其余努尔哈赤的十二亲属伯叔弟侄,及其中军、前锋、领兵大头目、亲信领兵中外用事小头目等,一律重赏并且封授世职。

清太祖努尔哈赤以其卓越的军事才能闻名于世。其中打得最漂亮的一场应该是明清兴亡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对决——萨尔浒之战。后世的乾隆皇帝曾评价此战役说,‘我大清亿万年至丕基业实肇乎此’,可见萨尔浒之战在大清历史上的地位之重。

战略部署是:

努尔哈赤在攻破抚顺、清河之后,鉴于同明军交战路途遥远,需要在与明辽东都司交界处设一前进基地,以备牧马歇兵,于是在吉林崖筑城屯兵,加强防御设施,派兵守卫,以扼制明军西来之路。

自明万历四十六年,叛明自立的后金大汗努尔哈赤以“七大恨”为名誓师,正式向明朝宣战。大明苦心经营的辽东边防体系面临崩溃的危险。为平息努尔哈赤,明朝定“务期歼灭,以奠封疆”战略,投入300万两饷银。并从各地抽调,兴兵约87000名精锐参战,加之明廷盟友隶属海西女真之叶赫部出动10000人,朝鲜出动13000万军队,总计约11万军队征伐后金。而后金仅派兵60000余八旗,以近二分之一兵力大败明朝。此战后,除李如柏率军撤走未遭惨重损失外,明军共损失兵力约45800余人,战死将领300余人,丧失骡马28000余匹,损失枪炮火铳20000余支,元气大伤。

背景

北宋 末期,女真完颜 等部建立金朝 ,从东北进入黄河流域,另一些部落仍留居东北。明朝初年,这些留居东北的部落 分为海西、建州、东海三大部。1583年至1588年,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各部,又合并了海西与东海诸部,控制了东临大海(今日本海 )、西界明朝辽东都司辖区、南到鸭绿江 、北至黑龙江 以北外兴安岭 等广大地区,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过程中,确立了兼有军事、行政、生产三方面职能的八旗 军制。八旗士兵出则为兵,入则为民。开始时只分黄、白、红、蓝四色旗帜。1614年又增编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共为八旗。女真人 分编在八旗中,每旗可出兵7千5百人,共有兵力6万余人,主要是骑兵 。此外,还修筑了赫图阿拉 (今辽宁新宾 )等城堡 ,补充马匹和战具,屯田积粮,积极备战。

萨尔浒之战后,后金军胜利,不但使其政权更趋稳固,而且从此夺取了辽东战场的主动权。而明军自遭此惨败,开始陷入被动,到天启年间,辽阳、沈阳、广宁等重镇相继失守,明朝退守辽西,完全陷入被动,局势万分危急。明朝方面自此由进攻转为防御,后金方面由防御转为进攻。可以说萨尔浒之战是历史的拐点,开启了后金建立清朝的进程,决定了中国之命运。由此,可以判断萨尔浒之战应该是努尔哈赤一生中打得非常漂亮的一场战役。

在抚顺沦陷之后,明朝朝野震惊,而努尔哈赤也深知,明朝将要增派援军,便于万历四十六年农历九月主动退兵,因为就形势上而言,此时的明朝仍然是占有主动权的一方,努尔哈赤自然不敢过于贪婪。

1619年三月初一,杜松军突出冒进,已进至萨尔浒,分兵为二,以主力驻萨尔浒附近,自率万人进攻吉林崖。努尔哈赤看到杜松军孤军深入,兵力分散,一面派兵增援吉林崖,一面亲率六旗兵4万5千人进攻萨尔浒的杜松军。次日,两军交战,将过中午,天色阴晦,咫尺难辨,杜松军点燃火炬照明以便进行炮击,后金军利用杜松军点燃的火炬,由暗击明,集矢而射,杀伤甚众。此时,努尔哈赤乘着大雾,越过堑壕,拔掉栅寨,攻占杜军营垒,杜军主力被击溃,伤亡甚众。后金驻吉林崖的守军在援军的配合下,也打败了进攻之敌,明军西路军主将总兵杜松、保定总兵王宣 、原任总兵赵梦麟,都在战斗中阵亡。明西路军全军覆没。

双方的战略部署及过程

四川 、广东 、山东 、陕西 、北直隶 、南直隶 ,发兵共约两万人;

因为,明朝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呈现颓势,万历三大征就已经将明王朝的国力消耗的难以恢复到往日的辉煌。在这种情况下,明王朝的军队十二万人,就已经是东拼西凑出来的,除去明军自己的主力八万人,还有明朝的盟友海西女真以及朝鲜军。

1619年二月,明抵达辽东的援军约87000余人,加上叶赫兵一部、朝鲜军队13000人,共约11万,号称20万。由于明朝朝廷财政紧张,无力长期供养辽东集结明军作战部队,明神宗一再催促杨镐 发起进攻。于是杨镐坐镇沈阳,命兵分四路围剿后金。

萨尔浒之战的结果,以后金大获全胜而告终,明军损失兵力数万人,将领数百人,军用物资无数。

过程

事实上,在这场战役中,明王朝从开始就已经奠定了这场战役注定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1619年农历二月二十九日,后金军发现明朝刘綎 军先头部队自宽甸北上,杜松 率领明军主力已出抚顺关东进,但进展过速,孤立突出。努尔哈赤接到奏报以后,决定以原在赫图阿拉南驻防的500兵马迟滞刘綎,乘其他几路明军进展迟缓之机,集中八旗兵力,迎击杜松军。努尔哈赤说:“大明军队确实来攻打我们了,我们南方已有驻兵五百人,就用这些军队抵御南方的敌军吧。这是明军声东击西的战术,他们故意让南方的军队先让我们知道,这是要引诱我们的军队开向南方,他们的主力大军一定会从西边抚顺关的方向来进攻的。我们要先打他从西边来的军队。”

浅谈明朝的战略

1619年正月,努尔哈赤又亲率大军进攻叶赫部 ,得到二十多个寨子 。听说有明朝的军队来了,这才回去。明朝的杨镐派遣使者去后金商议罢兵,努尔哈赤回覆书信拒绝。

后金在这场战役中变得富有了起来,而大明王朝在这场战役中不仅在军队、物资上损失惨重,国力也是大大的损耗,自此大明王朝开始帝国飘摇,对辽东的后金军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对于努尔哈赤,萨尔浒之战后,大明王朝的繁荣和虚弱全都摆在了努尔哈赤的眼中。

明军主力被歼

抚顺被攻破之后,兵部侍郎杨镐出任辽东经略,于次年朝廷集结十二万人,对外号称四十七万。

四路明军出动之前,作战企图即为后金侦知。努尔哈赤探知明军行动后,认为明军南北二路道路险阻,路途遥远,不能即至,宜先败其中路之兵,于是决定采取“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集中兵力、逐路击破的作战方针,将6万兵力集结于都城附近,准备迎战。

尤其要说的就是朝鲜军,朝鲜军的战斗力其实真的不高,万历三大征之一的抗倭援朝战争中,朝鲜军的表现可谓之一泻千里。

延绥镇、宁夏镇 、甘肃镇 、固原镇 四处,发兵共约两万五千人;

而努尔哈赤的六万兵力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东拼西凑出来的,而是他自己的八旗主力军,那个时候努尔哈赤刚刚统一了大部分的女真部落,并且建了国,称金,史称后金。

此战役是明清战争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明清兴亡史上一次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争,是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

万历四十七年农历三月初一,杜松军抵达萨尔浒,却再次将军队一分为二,让一部分的军队驻扎在萨尔浒,自己率领剩下的部队突进。努尔哈赤发现杜松孤军深入,也将军队分散,自率主力进攻萨尔浒。

在明与后金对抗中,居于开原 附近的女真族叶赫部 ,为避免被努尔哈赤吞并,依附明朝,反对后金。鸭绿江以东的朝鲜李氏王朝 ,也倾向于明朝。蒙古察哈尔部 ,住在归化城 (今内蒙古呼和浩特 )与承德 之间,与后金对立,但同明的关系也好坏无常。住在大兴安岭南部的蒙古科尔沁部 与住在大凌河 以北的蒙古喀尔喀部,倾向并依附后金,常与后金配合,袭扰辽东。

总兵刘綎率领三万人,沿着董家江由南面进攻。

萨尔浒之战以明朝攻围后金,后金防卫反击的形式发生,在这次战役中,后金军在作战指挥上运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方针,5天之内连破三路明军,歼灭明军约5万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此战役以明军大败而告终。

图片 2

后金方面

在这里,辽东经略杨镐的锅肯定是跑不了的,而却杨镐也并不是武人出身,他是文人出身。按照孙子兵法的说法,两倍与人的兵力也不至于能够让他去围攻努尔哈赤。

后金 是居住在中国长白山 一带女真族 建州部在明朝 时建立的政权。

杨镐坐镇沈阳指挥,由总兵马林率领一万五千人,从开原到浑河地区从北面发动进攻。

图片 3

明朝的八万人其实也不会很强,万历后期,党争激烈,无暇顾及军备。吃空饷等情况也是屡见不鲜,这样长期军备松弛的军队又怎么能够打仗。

原拟1619年农历二月二十一日出边进击,但因天降大雪,改为同月二十五日。同时,限令明军四路兵马于农历三月初二会攻赫图阿拉。

图片 4

永顺 、保靖 、石州 各处土司兵,河东 西土兵,数量各二三千不等,共约七千人;

萨尔浒之战,是发生在万历四十七的一场明和后金在辽东的一场决定性的战役,在这场战役之后,明朝丢失对辽东的主动权,并且国力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后金则得到了对辽东的主动权以及获得了大量的物资。

萨尔浒战役是1619年二三月间,在明朝与后金的战争中,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以及萨尔浒附近地区大败明军四路进攻的反击战,是明朝与后金辽东战争中的战略决战。

农历三月初一夜,北面的马林军已经得知杜松战败,不敢冒进,驻扎在萨尔浒东北。但是三月初二努尔哈赤率主力北上,最终马林军战败,马林逃走。

杨镐的作战方针是:以赫图阿拉 为目标,分进合击,四路会攻,一举围歼后金军。

图片 5

· 明朝方面

更可笑的是,在制定方针时的保密工作真的不敢恭维,在没有发兵就已经让努尔哈赤知道了。最终在这一连串的失误后,萨尔浒之战的失败便是不可避免的,无数无辜军民为朝廷的昏庸和杨镐的自负用生命买了单。

背景

总兵李如柏率领两万余人由西面进攻,兵分四路,夹攻努尔哈赤。出兵的当天,突然天降大雪,原本农历二月二十一日出兵却只能改为二十五日。

1618年正月,后金努尔哈赤趁明朝朝廷党争激烈、防务松弛的时机,决意对明用兵。农历二月,努尔哈赤召集诸臣讨论用兵方略,决定先打辽东明军,后并叶赫部,最后夺取辽东。农历三月间,后金加紧秣马厉兵 ,扩充军队,修治装具,派遣间谍 ,收买明将,刺探明军虚实。在经过认真准备和精心筹划之后,努尔哈赤在农历四月十三日以“七大恨 ”誓师反明,历数明朝对后金国(建州女真 )的七大罪状,率步骑2万向明朝发起进攻。抚顺城以东诸堡,大都为后金军所攻占。后金军袭占抚顺、清河后,曾打算进攻沈阳、辽阳,但因力量不足,翼侧受到叶赫部的威胁,同时探知明王朝已决定增援辽东,便于九月主动撤退。

在战略方面也出现了巨大的失误,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起码人数就在那里,两倍的军队也不应该让六万人打的溃不成军。

明朝方面

最终杜松军全军覆没,杜松本人也战死疆场。在主力军被破之后,萨尔浒之战的结果已经显现。

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年号天命 ,称金国汗 ,以赫图阿拉为都城 。

而努尔哈赤,拥兵六万。并且早在杨镐制定好战略部署之后没有多久就知悉了明军的战略部署,并且准确的判断了因地形险峻等因素,明军不可能很快的抵达相应的位置。于是下达了“任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战略部署,逐个击破明军。

· 后金方面

图片 6

宣府、大同、山西三镇发精骑约三万;

总兵杜松率领三万人由沈阳出发从西面进攻,在这里杜松率领的三万人为主力军,担任主攻。

明朝晚期,因忙于镇压关内 农民起义,无力顾及辽东防务,驻守辽东的明军,训练荒废,装备陈旧,缺粮缺饷,虚额10余万,实有兵不过数万。加上政治腐败,守备分散,军队战斗力差。

图片 7

战前准备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历史朝代,转载请注明出处: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打得最特出的是哪一场